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诗雾画的博客

捡拾生活美丽的印记,解读未来永远的梦幻。博客均为原创作品,版权禁止非法侵用

 
 
 

日志

 
 
关于我

张彩虹 网名:云诗雾画,汉族, 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河南卢氏县人,从教。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教育学会语文教育学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任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理事、春萌诗社副社长、卢氏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十年前开始创作诗歌、剧本共计170多万字。作品散见于《中华楹联报》、《中华诗词报》、《三门峡日报》、《伊春日报》等报刊杂志三百余篇首。有诗歌被收录《诗人》《大森林诗草》、《中国当代文学精选》等书,出版游记散文专辑《梦吟天涯》。

秋游熊耳山(原创)  

2014-10-28 22:29:56|  分类: 梦在天涯(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游熊耳山(原创)
文 摄影 云诗雾画

秋游熊耳山(原创) - 云诗雾画 - 云诗雾画的博客
 

     踩着晨风的节奏出发,一路有歌声相伴。文友们将对熊耳山秋色的向往嵌入快乐的心情。小品、歌声与幽默笑话如窗外涌流的美景一样绵延不断。人们对快乐的追求几乎进入疯狂的状态。不知不觉,满山斑斓的红叶已闯入视线,鸟影掠过松林飞远。两个多小时后,我们已走进心仪已久的秋之熊耳山。
     下车,在熊耳东面的观景台仰望山上。泛黄的桦栎树、嫣红的黄栌、绯红的枫树犹如点点火苗散布在松林中,崖头的一簇簇似火红叶,在秋阳中随风摇曳,好似在给我们点头致意。站在这里仰望目光尽头那高耸入云的熊耳,一种敬畏之情油然而生。这座中原名山,这个被郦道元描写为:“双峰竞秀,望若熊耳”的山,周围曾是一片汪洋,《尚书.禹贡》记载,大禹为治水曾经“导洛自熊耳”。可见,仅从此山的得名缘由中,就可知道它的不同凡响。另外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传说太上老君曾从此经过,他坐在山顶穿鞋时将山压歪,故有“歪嘴山”俗称。这里也是道教圣地。总之,历史赋予她太多的神秘意象,它在豫西山区百姓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了。它的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它的四季不同的秀美景色常引无数痴者频频造访......收拢思绪,匆匆留影之后,便与文友一起登上了通向熊耳主峰的石阶小路。
     在浓密的落叶乔木中,蜜蜜麻麻地生长着各种灌木。一种被人们称作枧榾的野果,红溜溜的,密生于枝桠上。馋嘴的都忍不住摘一掬品尝,这便使我想起十年前的一个春天,我与丈夫、女儿第一次登上熊耳山时的情景。记得那次是在五一节,漫山遍野的榆叶海棠将熊耳山装扮得如娇娇仙女,那满目的绿,灿灿的黄,熊耳如同深闺中的少女,俊秀、清纯、妩媚、娇艳。而今,满山的秋色如火,澎湃着它青春魅力与成熟的风韵。此时的它,恰似风情万种的少妇,一种温情,几多向往缭绕心绪,不能自已。
林间的小路蜿蜒曲折,落叶均匀地铺满路面,在淡黄或枯萎的落叶间,零星地点缀着些刚刚离枝的红枫,捡起几枚细细打量,鲜活的生机依然使人心潮澎湃,殷红的血脉中仍然有着生命的体温,只是它永远离别了大树,但相信明春的幼叶会有它的影子,会有与它一样朴素的心愿,那就是化作春泥,滋养新生命。自然界渺小的落叶也是有良知的啊!眼前的景致把人引回到原生态故乡,心灵与泥土接近,目光与落叶碰触,一种回归自然的感觉溢满心扉,原来心灵的故土在这里!
    “我爱家乡的山和水,山水多明媚,清水潺潺绕山走,山山绿如翠......”青年时期的歌又一次顺口流淌。“一道道的那个山来哟,一道道水,咱们中央红军到陕北......”一支陕北民歌在林间小路上飘扬,刚一开口,便有人群起合唱。一种怀旧情结与美景融合,珍惜现在,不忘历史,是我们的心愿,也是每个热爱生活的歌者应该具备的品质。坡度渐陡,人们刚刚坐下来休息,走在前边的作协李主席便说:“在这里合影,名字就叫‘林中小憩’”,大家哈哈一笑,对主席的诗意与雅兴表示赞同。
    上至二天门,一路一直走在前面的我的恩师尚主任,在一个水泥牌下休息。见我到来,亲切地说:“来!咱俩合一个影,这是正儿八经的师生。”我很感动,同游的文友便按下快门,是啊!这是我第一次与老师一起出游,一起游览家乡的秀美山川。虽然他已年过花甲,但一路一直走在前面,本来想照顾他上山,谁知他乐呵呵走在年轻人前面,那种坚强和韧劲儿,那种豁达和乐观精神激励着年轻人。在他身上,有渊博的学问与高深的涵养,有我们所没有的优秀品质,他代表了一代人的风貌,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站在二天门平台环顾四周,记得十年前,这里住着一个老道士。他的茅庐依山崖而建,由于远离山下人家,他搬来很多石头,用石头垒砌丈把高的石墙,西边是卧室,支着一个床,床上的棉被很旧,有一些棉絮已经露出来了,东面是做饭的地方。我们到时,他正在烧火做饭,我走进看了看,他做的是面条,饭里没有蔬菜,但有绿绿的像葱一样的东西,问他他说那是山葱,味道比葱更好吃,是从西边山洼挖的。问及他的年龄,他说快八十岁了,问他吃的米面油怎么运上来?他说是自己下山买并背上来的。看到他的饭没有油,他说喜欢这样吃。我走进锅台,闻到饭香,那种远离红尘的世外生活着实让我羡慕了好一阵。老道士那种淡然的生活态度,也许是岁月积淀的结果,他有点驼的背脊,一身灰蓝色衣服也许浓缩了他一生的辛劳与情感。他也许不孤独,因为有信仰。记得,一种既羡慕又同情的心情弥漫了我很久,我一直牵挂他如何度过晚年,在这高高的山上。而今,茅屋已经不在,老道士早已不知下落,但听人说,他年老时下山了,也许与他的亲人团聚了。顺着山洼小路向西行走不远,就可看见一个叫梳妆楼的景点,悬崖峭壁上一根独木横跨峭壁之间。历经千年而不朽,我们不知道它是如何被弄上去了,这里一定有一个神奇的故事,即使我们无法弄明白。
     听见前者的呼唤,顺着陡峭的崖壁台阶上到极顶祖始庙前。这里猎猎山风劲吹,四周群山皆在脚下。站在这海拔一千五百多米的雄伟险峻、伟岸挺拨的主峰熊耳岭向东瞭望,玲珑可爱的七寸街在万山丛中只露出一缕飘逸的秀发,优雅大方的横涧街笼罩在袅袅云烟里,周围的山脉犹如毛泽东的诗“五岭逶迤腾细浪”,座座山头已被秋披上七彩霞衣,像彩色的波浪此起彼伏。我们知道:一个成熟的季节已来到熊耳,就像横涧人成熟的旅游规划一样,已在给一方百姓编织一个绚丽多姿的未来。秋游熊耳山(原创) - 云诗雾画 - 云诗雾画的博客
 

2014.10.27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