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诗雾画的博客

捡拾生活美丽的印记,解读未来永远的梦幻。博客均为原创作品,版权禁止非法侵用

 
 
 

日志

 
 
关于我

张彩虹 网名:云诗雾画,汉族, 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河南卢氏县人,从教。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教育学会语文教育学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任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理事、春萌诗社副社长、卢氏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十年前开始创作诗歌、剧本共计170多万字。作品散见于《中华楹联报》、《中华诗词报》、《三门峡日报》、《伊春日报》等报刊杂志三百余篇首。有诗歌被收录《诗人》《大森林诗草》、《中国当代文学精选》等书,出版游记散文专辑《梦吟天涯》。

网易考拉推荐

重走红二十五军长征路散记(原创)  

2015-12-31 21:53:4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走红二十五军长征路散记(原创)


     201576日晚,我有幸得知来自北京的苏北与田竟老师为纪念九月份的红二十五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80周年而重走长征路抵达卢氏。卢氏是红二十五军长征途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站,是他们必走和重点访问的红色老区之一。因为他们对行走路线不熟悉,当晚我与三叶友决定,第二天由我俩亲自带领他们走完卢氏境内的红色旅程。

                                       

                                          

 

     77日,也是七七事变的纪念日,一早起来,网络消息称全国各地很多城市都拉响了纪念七七事变的警钟。怀着一种爱国情怀和对红军长征的深挚感情,一早,我们沿209国道洛河南岸,红军当年走过的路线徐徐向西行进。望云庵是一个重要的地点。193412日,红二十五军由货郎陈挺贤带领,经栾川姬家岭进入卢氏境内香子坪,经过七十二道水峪河,二十五里脚不干的大石河深峡谷,经文峪,于夜间到达县城洛河南岸的狭窄通道,冒着地方民团的架在古城墙上的枪林弹雨,神速抵达横涧河口望云庵露宿。望云庵古寺庙处在半山坡,由于地势险要,有利于攻打追兵,部队当晚决定在这里露营。我们站在山下仰望那座由当地百姓重修的小庙。据说当年红军露宿时,没有打扰庙中的僧人。在寒冬腊月的冰天雪地中,战士们穿着单薄的衣服,有很多战士脚上的草鞋已经破烂,他们有的穿着女式对襟衣服,扛着枪炮,在柏树林中过夜。当时的庙中僧人看到这支队伍不像以往见到的烧杀掠抢的国民党军队,认识到这是一支好军队,就从山根挖出藏好的粮食给他们。红军给他们付了银元。因为修路堵车,早上十点多,我们才到淤泥河大桥。站在桥西头的山沟口,我向两位老师指着通往大、小蚂蚁岭的山间小路,当年红军是否从此上大小蚂蚁岭无从知晓,但这里是通向蚂蚁岭最好走的山路。也是家乡人世世代代进城的必经之路。我告诉他们,翻过大、小蚂蚁岭就是龙驹。两位老师下车端详了许久方离开。

  将近十一点,到达龙驹。小蚂蚁岭下面就是龙驹东地村。1934126日,红军就是从这里进入龙驹街的。在这里,阻止红军西进的反动民团武装被红军的尖兵连消灭。但红军对百姓却秋毫无犯,一路写标语宣传。百姓得知红军是穷人队伍,莫不肃然起敬,视如亲人。遥想当年的滚滚硝烟与红军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眼前仿佛出现了奋战厮杀的画面。少吃无穿,饥寒交迫的红军战士和在城南负伤的吴焕先和陈先瑞,他们是如何随着浩浩荡荡的大军西进的,给我们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中午11点多,我们赶到了上店(黑沟)的河东村。据说当年红军就是沿着洛河岸边的羊肠小道,到达河东村的。我们要去看红军宿营河东纪念碑,这是我第二次来看,第一次是2012729号,也就是八一建军节的前一天,我与春萌诗社和老年诗联的文友们一起走红军长征路到过这里。久别重逢,我的家乡就在距此不远的洛河对岸,因为这里距我家乡很近,一种无比的亲切感萦绕着我。童年时期,我常常随大人来这里赶集,每年的二月十五日,这里有全县最大的贸易大集,却从未听说过关于这里的革命故事。抚摸纪念碑,无限的崇敬感浮上心头。1934126日,红二十五军长征抵黑沟一带宿营,其一部宿河东,为了不打扰人民,战士们就住在碑跟前的菩萨庙、私塾和百姓屋檐下。第二天,红军宰了土豪刘清和的肥猪犒劳军队。再看碑文得知:193211月,贺龙、关向应率领的红三军由洪湖抵豫西,转战卢氏山区,22日风雪夜,其一部也在这里宿营。可见,河东村是老区人民鲜红的旗帜和骄傲啊。

当年的私塾和菩萨庙都已不复存在,现在,村委在菩萨庙的位置上盖起了一座小平房;当年的私塾成为现在的河东村文化大院。现在的菩萨庙是后来复建的。看着这些建筑,想当年,红军战士在此宿营,条件是何其艰苦!望着村后绵延不断的群山,先辈们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转战南北,风餐露宿却一往无前的精神,有如巨大的洪流冲击的我的思维。我仿佛看见了他们急行军的背影,仿佛看见了他们手里握着钢枪短炮靠在墙根睡觉,这种睡觉不如说是打盹。长征途中,在有地方民团不断追击的情况下,他们如何能睡一个安稳觉?那种困苦和艰难、乐观和坚强,简直难以想象。走进小庙,墙壁上有当地的画师赵建军老师精心绘成的壁画,画面里有、毛主席、周恩来、朱德和刘少奇。南墙上有徐海东的画像。家乡文友的画作,也体现了老区人民对老一辈革命家的无限崇敬和热爱。

时间已过12点,我们便向马蹄窝的红军后代张宝锋家赶去。进入山谷,一阵凉爽的风从窗外扑面未来,十几分钟后,我们就到了。

张宝锋夫妇已为我们做好了饭。虽然端午节早已过去,但他们却端上来几挝槲包,这是家乡的特产。田老师和苏老师还没见过呢。他们咀嚼着香味浓郁的槲包,就像在品味老红军的故事一样,饶有兴致。

餐后,张宝锋给我们讲起了老红军父亲的故事。他的父亲张战英于1918212日出生于湖北红安县七里坪。15岁参军,入伍第三年,随红二十五军长征到达此地。1934127日早,他患病无法继续前行,由于很多战士们身体都很虚弱且年纪小,就由连长和营长换着将他背到官坡育林,因为他的病在短期内无法痊愈,营长就把他留在一个无儿无女的老乡家做义子。分别时,他哭着抱着连长的腿要与他们一起走,连长告诉他:等他病好了就来接他。从此他与部队失去了联系。在当地百姓的严密保护和治疗下,他的病好了,做了老乡的儿子。他的爷爷为父亲娶亲成家。张战英从此在这里生活,并为义父母养老送终。

当我们问及他们为何从官坡育林来到双龙湾乡马蹄窝时,张宝锋说,因为育林土地少,养不住人,爷爷掏了8块大洋在山岭这边的马蹄窝给父亲买了一块地和林坡。于是他们就搬到了这里。解放后,他也曾想回老家,后来在这里当了大队支书,才决定不再离开了。说到他的父亲张战英,张宝锋和王秀梅夫妇眼含热泪。他们说父亲生前一直记挂着村后岩石上的红军诗。只要没事,他就拄着拐杖跑到后边去看看山崖上红军的题诗。保护这块山崖也成了他晚年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他的一种红色情结和精神寄托。临终时,他交待一定要替他看护好那个红军题诗的山崖。无论如何都不能破坏。但后来村里修路,山崖挡住了去路,在他的极力争取下,路向小河方向移动了三米,红军诗保住了,但王莽赶刘秀时留下的马蹄窝印迹和上马石等被埋到了路基外的巨石下。不能两全其美啊!记得二十多年前,我曾到这里看过马蹄窝。当年听朋友说:相传光武帝刘秀被王莽追迫,途径此地,坐骑于河边青石上,青石上就留下了马蹄印迹。附近还有绑马桩上马石等遗迹。马蹄窝的地名即由此而来。

  我们急切想去看那首红军题诗。由他们领路,烈日下,我们来到了红军当年题诗的山崖下。乡道边的大石崖上能依稀看出红军当年留下的诗作笔迹。据说,村里派人专门上去描过,但因长期日晒雨淋,加上距离远,我们无法辨认诗句。但河东纪念碑上有完整的题诗:民国世事不太平,东山有战西劫兵。要得黎民把福享,遍地瓜落满地红。(瓜:指的是国民党白匪的脑袋)。

  体味着诗句,炎烈的中午,我们告别。张宝锋执意归还苏北老师留给他的饭钱。张宝锋说:我虽然不是军人,但我是军属,军民一家人,吃顿饭怎么能要钱呢?况且你给得这么多,使不得!使不得!而苏老师和田老师却说:我们重走长征路,继承的是红军的精神,红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我们吃饭一定要付钱了,你不能让我们犯错误吧?就这样推来让去,拗不过两位老师,张宝锋没办法接住了钱。临别,我看见了张宝锋一家依依挥别的手和浸在眼里感动的泪花。

                              

 

  告别马蹄窝后。车子沿着徐家湾的公路前行,一个多小时后到达石断河。因为觉得这个地名有点奇怪,想必一定有缘由,就访问当地农民,他们说,很早以前,这里有一个高耸的山崖,山崖上有一条小路,这条小路是山里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山崖的灌丛中生活着一条巨蟒,从这里经过的鸟兽无一能够幸免于难,从山崖经过的人,很多都被巨蟒吞食,年复一年,这里成为路断人稀的禁忌之地,人们谈蟒色变,直到后来那巨蟒被一个英勇的中年男子斩杀,这里的村庄才又兴盛起来,由此我推断这个村的名字应该是食断河而非石断河

  扯了很远,言归正传。下一个目标是要到育林去寻找红军当年的遗迹。但在石断河街询问当地农民,他们说红军从育林路过当晚住在兰草,育林现在没有什么可看的,我们问是否有纪念碑之类的,他们说没有。苏北和田竟老师就决定不去育林了,直接去官坡。

  据资料记载,1934127日,红军到达官坡,官坡民团发现了红军后,鸣枪四散逃窜。红军在官坡稍作休整就直奔兰草。当晚,红军主力驻扎在兰草一带,军部设在兰草学校院内。所以,兰草是重点寻访的对象。因为三叶友第二天早上要上班,可是,兰草返回县城的客车下午四点后就没有了,我们只好告别,让他们跟着县城开往兰草的客车后面,就不会走错路了。

  虽然这次没有到兰草,但我曾两次到过兰草军部旧址。兰草,这个美丽的山村小镇,是老区人民不解的红色情缘。这里有过多少人缅怀革命先辈的足迹和身影,有多少颗对共和国开国元勋无限崇敬的心灵。多少年来,这里是卢氏老区人民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地方。记得两次到兰草,湛蓝的天空悠闲地飘着朵朵白云,由于海拔高,好像天空低了许多。记得2013729日,我们从干净的小街穿过,感受豫西边陲小镇特有的风俗习惯和醇厚民情。当年的兰草学校已改名红军小学。迈进大门,一座古朴的四合院出现在眼前。院门前左侧竖着一块石碑,上面镌刻着: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红二十五军军部旧址等文字。中间上房的屋檐下挂着一块横匾,上书1998518日,刘华清的亲笔题词: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纪念馆。纪念馆是一个三间出前檐瓦屋。屋内有徐海东、陈先瑞、程子华等红二十五军领导人的生平简介和历史功绩。有红二十五军的诞生与发展史介绍;其中重点介绍红二十五军留下的三百余人组建的七十四师在卢氏斗争的情况与改编脉络;有货郎陈挺贤带领红二十五军沿小道入陕的故事等。墙上有解放后部分领导人及回访兰草时留下的巨幅照片。有19358月红二十五军部分领导和警卫人员合影;有1982年,郭述申回访红二十五军长征路时,到兰草街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的照片资料;墙上挂着当年红军用过的斗笠和蓑衣等遗物。望着墙壁上的资料介绍。卢氏老区的革命史是如此的厚重!可是,卢氏有多少学子对家乡的历史知之甚少,应该让他们多参观这个革命圣地,以激发他们奋发向上的斗志,我们做得还很不够。

  离开大殿来到东、西厢房,这里曾住过军长程子华和副军长徐海东。室内简单的陈设再现了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虽然时光如梭,但这块土地一定记得当年的英雄们在这里商谈军事、规划长征大事的点点滴滴的。

  那次,我们还到过街西头的一个地主院内,当年红军住过的地方,院内的花砖散放着古老的气息,雕花的屋檐与门楼彰显了当年地主奢华和优裕的生活。院子东面的二层砖木结构土楼据说是当年红军的宿地。破旧的砖瓦在诉说历史的沧桑,也在告诉我们今天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回访历史,今昔对比,历史可鉴的箴言牢记心间。不忘历史,传承、发扬长征精神,是我们的责任,也是祖国对代代儿女的殷切期望。

  出兰草,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蛇行至铁索关。当年红军消灭守敌从此进入陕西,完成战略转移,粉碎国民党妄图将红二十五军消灭在他们设计的布袋阵中,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晚上七点多回到县城,得知两位重走长征路的长者已经走出卢氏到达陕西虞家河。就像当年得到红军入陕的消息一样令人高兴。愿长征精神沿着中华民族的血脉万古长青,源远流长!

2015.7.24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