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诗雾画的博客

捡拾生活美丽的印记,解读未来永远的梦幻。博客均为原创作品,版权禁止非法侵用

 
 
 

日志

 
 
关于我

张彩虹 网名:云诗雾画,汉族, 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河南卢氏县人,从教。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教育学会语文教育学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任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理事、春萌诗社副社长、卢氏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十年前开始创作诗歌、剧本共计170多万字。作品散见于《中华楹联报》、《中华诗词报》、《三门峡日报》、《伊春日报》等报刊杂志三百余篇首。有诗歌被收录《诗人》《大森林诗草》、《中国当代文学精选》等书,出版游记散文专辑《梦吟天涯》。

网易考拉推荐

军民鱼水情(采写)  

2015-12-31 21:5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民鱼水情(采写)

张彩虹

 

随着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日的来临,我和几个文友到文峪乡韩家山去实地采访,搜集这片红色土地上遗落的故事。车子进入韩家山不久,我们凡见到村里年纪大的老年人就询问他们是否还记得这里发生过的故事,因为,1932年冬,贺龙带领的红三军曾在这里宿营,山岭南边与汤河交界的深山里,曾是老区游击队经常活动的地方,鄂豫陕根据地的游击队游移于西南山的崇山峻岭之间,而这里岭南岭北几十里甚至上百里的人因为联姻关系,百姓之间信息相通,所以,埋藏期间的故事一定不少。时近中午,经打听,我们来到了原春萌诗社的老社员白留锁家里。

白留锁家住距共产党壕最近的村子。说明来意后,他便娓娓而道:你们来寻访关于解放前红军与老百姓的故事,我知道一点,是从妈妈那里知道的。他说道:我的外爷叫王得胜,家住在岭南边的食枣河,那是一九三二年冬,那时几乎天天都有部队从家门口经过,不是红军就是国民党军。有一天寒冬的夜里,我外爷正睡着,听到屋外有动静,怕是国民党军队来抓人,准备往后山上跑,他轻轻把门开一条缝,觉得不像是大部队经过,就开了门去看究竟。仔细一看,见一个小红军昏睡在门口,身上的衣服上沾了很多血,他受伤了。我外爷推醒了他,见他非常可怜,简单询问了一些情况,知道他是掉队的小红军,他恳求要外爷救他,说伤好后就离开。外爷当即就背着他到对面山坳的一个石坎里,从此,我外爷白天到山上挖药给他治伤,晚上悄悄给他送饭,三个月后,小红军被养得白白胖胖的。一天夜里,他说连长来接他,他告别了外爷去寻找部队,后来他的下落就不知道了。

还有一次是一九四七年春夏之交,外爷在山上种地,看见三个穿着长衫戴着礼帽,乔装打扮的人从他家屋后的山梁上下来,凭经验,一看那装束外爷就知道他们是八路军的侦查兵。他们在外爷门前的拐弯处突然遇到五六个国民党兵,双方就打了起来。国民党兵死了两个,其他的都逃跑了。两个八路军战士被打伤,其中一个伤势严重,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他们就到外爷房屋前喊叫求助,我外爷带着年纪尚小的大表哥,用门板把受伤的士兵抬到山沟的一个石洞里,之后天天给她送饭,挖药熬药给他疗伤,过了不长时间怕被人发现,就把他带到北孟峪我大姨夫张修亭家,八路军战士伤势好转后很勤快,不是帮大姨夫挑水就是帮他劈柴,后来就天天帮我大姨夫放牛,放了四五个月的牛,后来部队派人把他接走了。

解放后,县委让我外爷去县城开会,外爷受到了表扬,大表哥也被接到县城住了三天。他们在县城戴着大红花在街上游行,回来时县委又给了两袋面和其他奖赏。我大表哥和外爷、妈妈,一家人都感到能够救助自己的战士感到十分荣幸。

告别了,老区的人民用他们醇厚善良的品质谱写着一曲曲军民鱼水情的赞歌,我们为有这样的父老乡亲骄傲,为这片红色的土地自豪。

2015.9.29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