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诗雾画的博客

捡拾生活美丽的印记,解读未来永远的梦幻。博客均为原创作品,版权禁止非法侵用

 
 
 

日志

 
 
关于我

张彩虹 网名:云诗雾画,汉族, 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河南卢氏县人,从教。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教育学会语文教育学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任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理事、春萌诗社副社长、卢氏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十年前开始创作诗歌、剧本共计170多万字。作品散见于《中华楹联报》、《中华诗词报》、《三门峡日报》、《伊春日报》等报刊杂志三百余篇首。有诗歌被收录《诗人》《大森林诗草》、《中国当代文学精选》等书,出版游记散文专辑《梦吟天涯》。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次进城( 原创散文)  

2015-05-10 20:43:06|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进城(原创散文)
张彩虹

因为生在距县城很远的农村,小时候非常向往进城,以致在一个童年的梦中,我们一群小女孩在一起玩,邻居大嫂故意逗我们:“叶叶、花花、萍萍、虹虹,你们长大了找婆家,都想到哪儿找呀?”叶叶说上店,萍萍说龙驹,临着我了,便干脆利索地答道:“去城。”大嫂说:“妹妹你心好野啊!”我羞羞答答地低下了头,但一个想进县城的愿望,从此在心里扎下了根。
小学快上完了,我还是没有去过城。直到1974年深秋,爸爸在县医院住院,我和妈妈、舅舅进城看望爸爸时,才第一次走进我梦中的卢氏县城。
记得那次我们是坐进城拉货的船沿洛河顺流而下的。头天傍晚时分出发,到县城时已是第二天黎明了。下船时,是在西关寨子村下面,天还不大亮,二舅背着我一直走到寨子村通向城里的路口,天明了,太阳从东方升起来了。冷冷的风吹着我的头发,二舅说要沿着南关的城墙外一直往东走,模模糊糊中,看见城墙很高,全是深蓝色的大砖砌成的,墙面呈梯形,光溜溜的,想爬上去恐怕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接近东面的城墙上好像长着不大的树木,秋风吹来,叶片从城墙上往下落。一路被舅舅牵着手,大步流星地往前走,舅舅对妈妈说,要先把我们引到车站,先要找到搭车的地方,因为第二天回家,我们不能坐船了,要搭车到横涧后,再步行回家。妈妈虽是第二次进城,但总摸不着方向。走到城东面,忽然向北拐弯,往前一看,高高的塄堰下,一条小河翻着浊浪正往下流,昨晚下雨了,这就是我第一次看到的东沙河。车站在小河的左侧,小河上没有桥梁。小河的东面,从烈士陵园向西有一条架子车那么宽的土路,到接近小河时,路沿着斜坡拐到一个土塄堰下,过河再沿着小河西边塄堰下的斜坡上来,与车站边的路衔接。
舅舅给我们指了指车站说:“明天到这里坐车”。我们看了又看,记住了方向,便一起沿着涨水的河边的大路往北走,路面很高,距离河面大约两人多高。雨过天晴,土塄下,翻卷着浊浪的河水,咆哮着向南冲去。不远处拐了一个弯,一条大水渠从西面而来,东边的城墙是用土堆砌成的,高高的、厚厚的,仿佛一个长长的土丘,上面有茂密的树木,有的树木郁郁葱葱,看起来阴森森的。大渠北面,一条宽阔的土路向西延伸,路北的田地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是一望无际的,只有眼光尽头的一片低矮的房屋在深秋的晨雾中孤零零地伫立着。妈妈说那就是县医院。北坡上长着稀疏的树木,叶片已经泛黄;身边是一直延伸到北坡跟的田地,刚刚种下的麦苗还没有萌发,所以,目光所及,一片枯黄。在寒冷的秋晨,一切都是那么萧索和凄凉。路虽然很宽,但因为下过大雨,十分泥泞,走着走着,鞋底就粘满了黄胶泥,走一截路,必须停下来把鞋底的泥用木棍或石块剜掉才能继续前行,真真是举步维艰啊!路南的大渠边有高高的城墙,蓝色的砖块垒得很厚实,不知城墙里面什么样,只见有高高的树梢从墙里面冒了出来,给人一种想翻越进去探究竟的感觉。一路走,一路问,舅舅和妈妈都说不知道,妈妈烦了就训我:“走你的路,问那么多干啥!”城墙越到西边越高,在西北角拐弯处好像有一个高出城墙的尖顶建筑,妈妈说那里是监狱,那高高的地方是用来放哨的,防止犯人从城墙上逃跑。她说第一次来城时,从医院出来给爸爸买东西,还看见过上面站着个人。
正说着,舅舅拉着我从大路上向北拐,那条一米多宽的土路两边是田地,向北走一二百米就是县医院。记得医院的病房过道很窄,光线很暗,七拐八折就到了爸爸的病房。
        第二天早上,爸爸说这么远来一次不容易,要我们一起到十字街照相馆去照像。那时,到城里不照相,等于没有到过县城,全县好像只有县城有照相馆。我被大人拉着,好像从东面走进十字街,街上行人川流不息,国营十字街照相馆,砖砌的门楼高高的,里面有一个长长的过道,过道一边有一个玻璃窗,里面是营业员的柜台和开票的地方。看看这儿,瞧瞧那儿,感到一切都很好奇。记得爸、妈站好后,爸爸的手放到哪里都觉不自然,营业员顺手从桌边递给爸爸一本毛泽东选集,让爸爸拿在左手里,与妈妈照了一张合影。
      留影之后,大人们要带我去看街上的一个叫“大个”的人。妈妈说,城里啥稀奇都有,那个人个子很矮,手也很小,只能捏住三块洋糖,但很精明能干,总在他家门口卖糖块,到他跟前,不要一直看着他,要是他知道你是专门来看他的,他会很生气,还会骂人的。我跟着大人一直走,却没有看见他。妈妈一直遗憾地说:“奇怪呀,今儿咋不见‘大个’了?听说他天天都在街上卖糖呢。”妈妈怕我失望,就安慰说:“没事,我们转到西边,马上重拐回来看看。”但我们从西街转到东街,又从东街转到西街,往返了好几次,还是没有看到那个“大个”。当然,这个遗憾到上高中时,给弥补了。

总之,老城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城墙很高大,城内热闹繁华,城外凄冷而萧索。泥泞的道路、宽阔的田野以及充满神秘色彩的街道,无不在我童年的记忆中闪烁着光彩。时光飞逝,转眼四十年过去了,随着社会的发展,今天我们已无法找到老城的影子,只有城隍庙还在讲述着历史的沧桑,暂以此文作为对老城的纪念。
                  2015.5.9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