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诗雾画的博客

捡拾生活美丽的印记,解读未来永远的梦幻。博客均为原创作品,版权禁止非法侵用

 
 
 

日志

 
 
关于我

张彩虹 网名:云诗雾画,汉族, 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河南卢氏县人,从教。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教育学会语文教育学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任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理事、春萌诗社副社长、卢氏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十年前开始创作诗歌、剧本共计170多万字。作品散见于《中华楹联报》、《中华诗词报》、《三门峡日报》、《伊春日报》等报刊杂志三百余篇首。有诗歌被收录《诗人》《大森林诗草》、《中国当代文学精选》等书,出版游记散文专辑《梦吟天涯》。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过潼关(原创游记)  

2015-05-23 10:37:32|  分类: 梦在天涯(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过潼关(原创游记)

 文图 云诗雾画

走过潼关(原创游记) - 云诗雾画 - 云诗雾画的博客

 

    车子进入灵宝豫灵镇暮春的风不急不缓路旁村庄的泡桐花盛大绽放燃起一团团飘渺的紫烟。高速公路桥与铁路桥横穿村东,与成片的森林、油绿的麦田构成一幅大气豪迈的画卷。半个多小时,车子进入陕西的秦东镇的风陵渡黄河大桥处,这里仍是陕西地盘过了大桥就是山西省芮城地区往西不远处就是潼关。这里是“鸡鸣一声听三省”的河南、陕西、山西三省交汇处。可是手机飞来短信:“山西人民欢迎你!”在三省交界的地区,无限网络的交织,连信息也有隔河迎宾的错觉和热情。

    想纵览黄河与渭河交汇的气魄,我们进入潼关黄河风景区。站在绿树成荫的黄河边远眺,从北面而来的黄河,到这个平坦的交汇处,河面宽阔辽远,很有“黄河之水天上来”的韵味。从西面而来的渭河翻卷着波涛后,平静地涌入黄河的怀抱。之后,血脉相融,一同向东奔去。黄、渭河交汇,黄河水浑黄无比,而渭河水则泛着清澈的蓝光,它们在交汇后淡淡的蓝色终没有流出多远就被黄河同化。再看看脚下的两河之水,它们也许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汩汩滔滔喧哗着手舞足蹈,打着转身涌入涡流后又急急启程。在游艇餐饮部享用午餐的游客,悠闲地边赏美景边用餐;开着快艇的游客则在尽情体会着畅游黄河的刺激与快意。这种近距离览胜如巨大的战鼓敲击着心灵。一方面十分感动与震撼;另一方面,所有的感动都凝集为沉默,无法用语言表达亲近两河相会的豪迈情怀。大自然的力量才是最神奇的,让我们细细体味两河相会的气势吧,理解“有容乃大”的深刻含义。

  近距离领略了渭、黄交汇后又想着若站在远处或高出看那该是什么样子呢?于是,车子向西过了潼关高速入口处,再向西边的高原驶去。一条宽敞的公路沿着山坡盘旋而上,上到一个大家都认为是观景的最佳位置,便下车一齐奔向路旁的花椒园。居高临下,鸟瞰山下,奔腾的黄河穿秦晋峡谷,从目光尽头直直向南奔来,大有一泻千里之势。宽阔的河面在艳阳之下泛着粼粼的光。向北目光尽处苍苍茫茫。黄河在南流的过程中分为两支,中间的滩涂上长满了茂盛的植物,远望滩涂绿洲在阳光下闪耀一抹亮彩。越向南,黄河收敛了它狂放不羁的性情,变得温和大气而平静。河之西是一望无际的关中平原。依稀可辨的阡陌交通与片片绿荫告诉我们,那里是一片富庶之地。这个平原以南是缓缓东流的渭河,它像一个不宽的带子飘在关中平原上。再看看渭河,它缓缓向东,在接近黄河时,仿佛一温柔贤淑的名门闺秀缓缓步入大雅之堂,与黄河结缘顺理成章。它们在宽阔平缓的河床合二为一,血脉交汇共同走向梦之海洋。江山如此多娇!望苍茫大地,凭谁问,胸中怎能不激荡起爱我江山的无限豪情呢?!站在此地俯瞰两河交汇的磅礴气势,看黄河滚滚东流,南边狭窄的地貌使我们又一次想起古潼关遗址的确切位置。 

走过潼关(原创游记) - 云诗雾画 - 云诗雾画的博客

 

  《水经注》载:“河在关内南流潼激关山,因谓之潼关。”老潼关位于关中平原东部,雄踞秦、晋、豫三省要冲之地,居中华十大名关第二位。所以,古关位置在哪里是我们心中急切想要弄明白的问题。但访问了路旁的几位老人,他们说老潼关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因三门峡大坝的修建而拆除,旧址是现在的港口镇。根据自古关居险位的事实,根据它北临黄河,南依高山,“东南有禁谷,谷南又有12 连城;北有渭、洛汇入黄河,抱关而下,西近华岳,与风陵渡相望黄河。周围山连山,峰连峰,谷深崖绝,山高路狭,中通一条狭窄的羊肠小道,仅容一车一马。据说古人常以‘细路险与猿猴争’、‘人间路止潼关险’来比拟这里地势的险要。杜甫游此后曾有‘丈人视要处,窄狭容单车,艰难奋长戢,万古用一夫’的诗句。 所以我们断定古潼关一定在黄河公路桥与铁路桥之间的某个位置。

    行走在千年积淀的黄土之上,历史上古潼关在兵家争夺中金戈铁马的影子,冲锋与厮杀的喊声仿佛回响在耳畔。油然想起元曲作家张养浩赴陕西救灾途经潼关所作的名篇:“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他对人民苦难生活的深切同情淋漓在字里行间。离开了,虽然我们没有找到它的遗迹,但对这一方山河,胸中升起的敬佩之情如滔滔黄河水一般激荡胸间。深深地为它鞠躬!而今,一条大路贯穿东西,潼关再无兵家争夺的忧患,这里的人民再无守关不得的担忧,再无鸡犬不宁的日子。那些忧国忧民的赤子,可以安息了。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往事,历史,闪耀的是永不磨灭的精神。

                                                           2015.5.17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