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诗雾画的博客

捡拾生活美丽的印记,解读未来永远的梦幻。博客均为原创作品,版权禁止非法侵用

 
 
 

日志

 
 
关于我

张彩虹 网名:云诗雾画,汉族, 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河南卢氏县人,从教。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教育学会语文教育学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任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理事、春萌诗社副社长、卢氏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十年前开始创作诗歌、剧本共计170多万字。作品散见于《中华楹联报》、《中华诗词报》、《三门峡日报》、《伊春日报》等报刊杂志三百余篇首。有诗歌被收录《诗人》《大森林诗草》、《中国当代文学精选》等书,出版游记散文专辑《梦吟天涯》。

网易考拉推荐

夏登冠云山(原创游记)  

2015-07-21 13:29:56|  分类: 梦在天涯(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登冠云山(原创游记)

文 图 云诗雾画

 夏登冠云山(原创游记) - 云诗雾画 - 云诗雾画的博客

 

很早就从文友们的文章中知道了冠云山,它位于我的家乡潘河乡的花马村,是灵宝与卢氏的分界大山。因为对草原的无限向往而又无法到达,便对冠云山的高山牧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恰逢扶人协会组织游览冠云山,便欣然前往。看完冠云山,很想写几个字,可是先前尚丁午老师和玉红文友都写过美文,正所谓:“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但还是放不下这点爱好于是,提起拙笔一吐为快。

七月十一日早上八时许,我们一行人从卢园出发,由于对山水的热爱,又特别喜欢在青山绿水中行走,一路海阔天空,快乐的心早已飞向那蓝天下的牧场。车子经过沙河、东河、花马村后,于上午十点多到达冠云山下。

仰望山上,树木碧绿如盖,一米有余的水泥小道犹如一条弯着身躯的蚰蜒,在翠生生的幽林中绵延伸展。步入其中,阳光从枝叶细缝撒下来,小道上散落着稀疏的光点,脚踩在上面,就像踩在一条碎花地毯上,小孩子蹦蹦跳跳的身影仿佛舞蹈,给我带来青春的元素大约走了五百米,一个刚刚小学毕业的女孩子在妈妈跟前撒娇,缠着妈妈说跑不动了,“这正是锻炼意志的好时候,你看前面的那个小弟弟,他那么小都能上去,你一定比他更坚强,试试去追赶他!”我鼓励她道。她的妈妈对我露出感激的微笑。出人意料,这个小女孩一路上再也没有向妈妈抱怨,并且一直走在前面,每当登高一段距离,就大声呼唤妈妈,催促她快点走。她走在我的前面,问:“阿姨,你登过华山吗?”我说:“登过呀,我登过很多山,你要想登上华山,必须登完冠云山,因为华山比这里更高更远,练就了好精神,才能登上华山”。她应允地点点头:“爸爸说将来带我去登华山呢。”“那就好好登冠云山吧,孩子你力气不小啊!真坚强!”她高兴地顽强地攀登,鼓励孩子获得拼劲,我心里充满了满足感。

越往上,树林越密。忽听左边林中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鸟鸣,“你听,鸟儿在说‘欢迎!欢迎’!”面前的几个女同胞都被逗笑了。不知这是什么鸟,叫声这么特别,在城区附近从来没听过,同路的一个医生说是画眉鸟,甚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羞愧。夏登冠云山(原创游记) - 云诗雾画 - 云诗雾画的博客

 

  不久就到了十方院,这里正在重修呢。我问及原来的建筑,一个工人说:“老寺院已经塌了,这些都是原来的文物。”他指着排列在墙根的一行七个石雕对我说。俯身看看这些石雕,已经没有一个完整的了,有的是没有了头颅,有的是头被劈成两半,面部已没了,只有后脑勺。但从整个石雕看,技艺还是挺高超的。人物造型优美,体态丰满,衣褶栩栩如生,想必一定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菩萨形象。一个石碑上面的字迹很多已经看不清。但依稀可辨:“广种福田”几个字,据工人介绍,十方院始建于明崇祯年间,为大明禅寺,是远近闻名的道教圣地。后遭匪祸毁灭,后来,清道光、咸丰年间,民间曾集资重建。之后再次衰败坍塌。工人说在这里将要建起三座寺院,要恢复到明清时的规模。看到现在的施工场面,不禁感叹,今天我们重修,这些事迹将被载入冠云山的史册。当我问及冠云山名称的由来时,一个工人说:“这个石碑上有文字记述此山叫观音山。我们当地人还叫官印山。另外还有一个神话故事:相传轩辕黄帝大战蚩尤后,统一华夏民族 ,就在灵宝的铸鼎塬竖鼎庆贺。当他向东南方向瞭望时,看见一座高山,山顶白云缭绕如冠,分外美丽,于是就顺手一指,赐其名为‘冠云山’”。无论传说是否真实,但有一个美丽的故事,足给冠云山添加了一层神秘色彩与文化元素。

 夏登冠云山(原创游记) - 云诗雾画 - 云诗雾画的博客

 

从十方院以上,有几乎为竖直的五百多个台阶。每上六十多个台阶我都要稍息片刻,感叹力不从心,而同行的一个将近花甲之年的老大姐却不甘落后,深为人家的毅力和体质赞叹。趁着别人休息之际,向东北登去,这里有从灵宝修来的山道。可见,当开发旅游时,卢灵两县游客将在这里交汇。到达极顶,据说这里海拔有1800多米,抚摸官印石,纵览群山,“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扶友们举起旗帜,鲜红的扶会旗帜在极顶迎风飘扬,将扶会精神插到了山顶,相信这种“跌倒不用怕,马上扶起来”的善举,像一粒粒种子在祖国的山川萌芽开花。

  从东北山头返回西南方向,穿过虬枝如龙的古藤下的山路,芳草的清香沁人心脾,灌木丛中的古藤缠绕着大树二者不离不弃。人们争着坐在古藤上荡秋千。说来也真巧,古藤恰在最低处有两个尺余枝节,仿佛造物主专为人们设计好的座位一样,引诱心怀童真的游者恋恋不舍,不厌其烦地找回童年。在原始森林内,粗大的豹榆树比比皆是,在这里,生长极其缓慢的豹榆树,树龄最少在千年以上。路旁的山葡萄、五味子、“八月炸”挂着翠绿的果,当秋天来临,这里将是一个野果的王国。听说还有濒危植物红豆杉,虽然我们没有亲眼看到,但茫茫大山,一定会有它们的身影。

    大约半小时后,在人们的呼唤声中,眼前出现了高山牧场。

    放眼瞭望,缓缓的斜坡伸展开去,浅浅的草甸发出莹莹的绿光,草坪与灌木林衔接处,牛羊点缀其间,犹如绿毡上散放着朵朵棉团。我想起了一首歌:“辽阔草原,美丽山岗,群群的牛和羊,白云悠悠......”只是不见那牧羊的少年和姑娘。几头黄牛或低头吃草或撒欢、斗殴或安然静卧,远远近近皆在画中。走近羊群,未到它们跟前,它们便成群围上来,也许它们经常得到游人赏赐食物,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一见到人就围拢上来讨要好吃的,吓得我赶紧跑掉。那一群山羊中,个头最大的头羊生活能力最强,它抬起两只前蹄,压下茂密的灌木枝条,其它小羊一哄而上去采食树叶。就这样,从一簇灌丛到另一簇灌丛,它带领并帮助小羊们吃到高处够不到的树叶,肥美的水草使它们个个膘肥体壮,毛色发亮。靠近一头卧着的黄牛,让你想不到的是,连鸟儿也很调皮,一只喜鹊正站在牛儿肩头,见人走近,展翅飞离。此情此景,使我想起小时候放牛时,喜鹊经常飞落牛背啄食牛身上的牛草虱,它们充当了牛儿的医生。大自然奇妙的食物链关系,使得牛儿长得皮毛亮眼、健壮喜人。这里由于海拔较高,虽然头顶烈日当空,但股股山风吹来,凉气直灌薄衣,人们直叫寒冷。在这天然氧吧,忽然想在这里做一只羊或一头牛,可以天天徜徉在草场,尽享衣食无忧的自在生活,还想做一只冠云山的鸟儿,啁啾枝叶间,吟咏生命的惬意!

      再见了,冠云山!待到秋来,我会再来品尝你野果的甘甜,采集你斑斓的画卷。

                                              2015.7.14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