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诗雾画的博客

捡拾生活美丽的印记,解读未来永远的梦幻。博客均为原创作品,版权禁止非法侵用

 
 
 

日志

 
 
关于我

张彩虹 网名:云诗雾画,汉族, 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河南卢氏县人,从教。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教育学会语文教育学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任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理事、春萌诗社副社长、卢氏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十年前开始创作诗歌、剧本共计170多万字。作品散见于《中华楹联报》、《中华诗词报》、《三门峡日报》、《伊春日报》等报刊杂志三百余篇首。有诗歌被收录《诗人》《大森林诗草》、《中国当代文学精选》等书,出版游记散文专辑《梦吟天涯》。

网易考拉推荐

神仙境界老鸦岔(原创游记)  

2015-08-17 12:56:37|  分类: 梦在天涯(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仙境界老鸦岔(原创游记)

文图  云诗雾画

神仙境界老鸦岔(原创游记) - 云诗雾画 - 云诗雾画的博客

  

小车如烟进神谷,

绿岚迷眼碧翠流。

蛇行山道数十里,

急雨敲窗似加油。

带着对山的钟情与对水的热爱,二零一五年初秋,受文友洁方之邀,我与含烟、猫猫在周末的早晨,带着一份对蒙尘心灵涅槃的愿望,一同奔赴河南最高峰——灵宝国家森林自然保护区老鸦岔,去寻得一片心灵的伊甸园。

刚进入高山自然保护区,崎岖的山路,一种来自世外的仙气扑面而来,神清气爽,无际的苍翠使人耳目全新。走着走着,上天就突然改变了心情,谁也无法阻挡它那狂舞的意绪,以一场瓢泼的大雨来浇灌我们的行程,当我们到达河西林场时,大雨已淋湿了整个世界。那么,我们就冒雨登山吧,雨中攀登河南最高峰,定有另一番情趣。在保护区王主任的热情接待并提供雨中登山的一切准备后,我们登上了湿漉漉的山阶。

  山里的景特别,雨也很出奇。因空气中没有尘粒,看似从密布的浓雾里滴落,雨珠却分外晶亮,整个视野都挂着珠帘,向上看,珠帘又没有根,撑着伞,穿着雨衣在帘里行走,滴滴打在伞盖上,似珠落玉盘。索性移开伞,让它落在头上、脸上、身上、脚面上,敲击得人神思飞扬。刚刚走出不远,见一小树上挂着一枚蓝色小牌,上写“红椋子”,这是秦岭山脉特有的树种。紧接着,原始森林呈现在眼前,密密麻麻的,其间蜿蜒伸展的藤萝与之竞长,树扶着藤,藤缠着树,它们如此胶合生长,不弃不离。看到它们,我的思绪便飞向了另一个领域,人类的爱也不过如此,它们却早做到了。再看那粉背南蛇藤,它不仅有诗意的名字,更有窈窕的身姿,芊芊小腰定是藤中的妖精。晶亮的叶片潇洒地伸展在大树的臂弯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在遇到刚直粗壮的五角枫后,珍奇的白桦、红桦、糙桦林出现了。那绯红的皮肤展示的是一颗火红的心,我想它对人一定极度真诚,要不然怎么会由里到外示给人一片血色呢?或许,前生它失去了最爱的人,就把这血淋淋的色彩变成自己生命的色调,任桑田沧海永世不变。糙桦的状况更堪怜,是世事的磨难还是心灵受过创伤,它的皮肤竞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似饱经风霜、衣衫褴褛的老人,给这茫茫林海增加了无尽的沧桑感。

  幽静的石阶向上延伸,两旁的树木肩并着肩手挽着手,共同撑起一个向往。在我左顾右盼,沉思默想之际,王主任说:看吧,前方就是灵宝杜鹃林了。人们常见的杜鹃都是小灌木,而灵宝杜鹃是杜鹃树,是成精了的山杜鹃!猫猫接话茬:成精的杜鹃紫色的多,所以,妖精的颜色多是紫色的。我指着它和含烟的紫色雨衣:今天我们一行,有两个妖精呢,不得了!圣僧要注意了!谁是圣僧呢?大家哈哈一笑,只意会不言传。

迈过观景台,穿过一线天,陡峭的石壁直指苍天。更奇的是岩壁上那咬定青山的松树,它们立根破岩,栉风沐雨,却长得蓬勃苍劲。在植物的王国里,它们是气节和精神的象征。还有的松树真正成了旗树,这种树,在九寨沟的长海边我见过,那是上了教科书的。是因其长期受到单向风的吹拂,树干上,只有背风一侧的枝条长得繁茂,另一侧的枝条唯留下夭折的痕迹,像一面迎风的旗帜,故名。环境对植物的影响现象在这里随处可见,如学生能到此亲睹,那么生物学中的很多概念就会迎刃而解,但那是不可能的。

落花未必有意,摘花一定无情,一条红色的横幅提醒人们要爱惜花草。盛夏时节花虽不多,但路边的小花还是零星可见。大家一直认为落花未必有意,摘花一定有情。而山崖上的一簇肥硕的黄花该送给谁呢?王主任给了最精彩的诠释。十几分钟后,杜鹃王在千转百回的木阶栈道旁现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贪婪地欣赏它那秀色,粗大的枝干向外婆娑,一个巨根竟然分蘖出七八个分支,盘根错节,占领了很大地盘,根大,树冠当然就遮天蔽日了。如果说家乡卢氏的杜鹃是小家碧玉的话,而它则是杜鹃中的女神。据说每到花期,它的一个枝条上可以开出白、粉、紫几种不同颜色的花。我想它一定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恋,如果它没有爱过,怎么会集四季之能量、竭生命之精华,将自己燃烧得如此淋漓尽致?!它竭尽生命之光华,只为那一次灿烂绽放,它无悔而无憾!王主任说凡到这里的都要在杜鹃树下许个愿,只要心诚,一定灵验,那么许愿是必须的了。我虔诚地站在杜鹃树前,双手合十,心里默默念道:愿今生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安康快乐,寿比花神,愿我梦想成真!我想杜鹃女神一定听到了我的祈祷,一定会让我实现夙愿。

山路环环弯弯。忽闻一声老鸦鸣叫,我们不相信在如此高海拔的山上还有老鸦,都说老鸦飞不过老鸦岔,看来这只老鸦也成精了。我们在林间搜寻它的窝,而它已飞往苍茫云海间,路旁的牌子告诉我们:神鹰峰到了!从林间小路攀登老鸦岔垴,见到20134月,河南测绘地理信息局测得此处的海拔为两千四百一十三米。在这远远超过西岳的峰顶,雨过天晴,我们清晰地看见了东南方向的亚武山,而再远处的华山则隐藏在云海深处。正在拍摄间,王主任已先期到达峰顶的巨石之上,呼唤我们观看云海。瞧,洁方作着飞天的姿势!急急攀巨石,眺望西面的神鹰,大自然的妙手塑得如此惟妙惟肖的鹰姿,不叹服怎行?

山里的天,娃娃的脸,刚刚还是雨打千山,现在已是晴天丽日。这里是观景最佳位置,飘逸的云雾是这里最美的主题。它们随心所欲,无拘无束,一会儿远在西山,忽而就飞到眼前。一会儿犹如万马奔腾,一会儿变成丝丝缕缕、片片团团,缠绕山尖、挂在树梢,片刻又弥漫成雾海,使人仿佛到了蓬莱。欲从海上觅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好一个神仙境界!再看那山,它正在享受明媚的阳光,忽然被从背后奔来的云团拥入热烈的胸膛。还没回过神来,它的肩头、发梢已被恋人挂上了缕缕轻纱,而云团却摇身一变,躲到树后与它捉迷藏去了。这份变幻莫测的浪漫使我惊呆。

我想:如此神仙世界,它的故事一定更美丽。只是那故事已被淹没在历史风云里,不为人所知,引得我们几颗求源的心几度猜编,也采掘不出那湮灭已久的爱恨遗迹。不猜了,不猜了!亲们,想成仙吗?就让我们做一回神仙吧!将自己的灵魂化作一缕青烟,让它出窍,再变作自己想要的模样。舞着水袖飘过云海,在唐朝的音乐中跳一曲《霓裳羽衣曲》吧!然后踏雾而来,披纱而去,永远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能做一次神仙,此生足矣!

   2015.8.10晨于河西林场,8.16日终稿。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