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诗雾画的博客

捡拾生活美丽的印记,解读未来永远的梦幻。博客均为原创作品,版权禁止非法侵用

 
 
 

日志

 
 
关于我

张彩虹 网名:云诗雾画,汉族, 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河南卢氏县人,从教。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教育学会语文教育学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任中国文章学研究会导读导写研究中心理事、春萌诗社副社长、卢氏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十年前开始创作诗歌、剧本共计170多万字。作品散见于《中华楹联报》、《中华诗词报》、《三门峡日报》、《伊春日报》等报刊杂志三百余篇首。有诗歌被收录《诗人》《大森林诗草》、《中国当代文学精选》等书,出版游记散文专辑《梦吟天涯》。

网易考拉推荐

又到槲包飘香时(原创散文)  

2017-05-28 13:15:3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槲包飘香时(原创散文)
            张彩虹
 
      “麦儿熟,杏儿黄, 五月初五是端阳;雄黄酒烈艾叶香,香草袋子挂脖上;花花禡兜盖肚皮,家家槲包香又香。”记得小时候爸爸、妈妈、叔叔、阿姨、邻居奶奶们每到端午时节,就给我们念叨这些童谣。童年的端午节总是给我们一种无尽的向往,那也是孩子们对绣花禡兜、对槲包永不停息的向往。
      说起家乡卢氏的端午习俗,还真是别具一格呢。在中国,过端午节人们用吃粽子来纪念屈原,这也是端午节的来历,而在我的家乡河南卢氏,端午节吃槲包则唯独家乡有此习俗。记得小时候,每到端午节,也是大人们最忙碌的时候。因为端午节恰逢麦收大忙季节,为了两不误,大人们总在大忙季节到来之前就做好了过端午的准备。在端午前半个月大人们就开始拾掇村里的碾子,把碾道用土垫平,把辘辘用水冲洗干净,准备碾谷子。随着节日的临近,碾子也日益红火起来,各家都会见缝插针地碾谷子。记得在大人们碾米时,也是我们小孩子们最高兴的时候。我们可以在一时的兴致和好奇心的驱使下,帮大人推碾子,还可以在碾子的场子边疯一阵子。大人们因为高兴、因为忙,不会对我们那么苛刻,我们可以随意地玩。有时,又到槲包飘香时(原创散文)还会来个恶作剧,推着大人的屁股像赶牛一样吆喝着“驾!驾!”,大人们会笑着轰走我们,却不会在意这些过火的行为。遇上好天气,邻村的人也会到我村来碾谷子。这样,米糠就不会带走了,家里的猪仔也有几顿好吃的了。
   妇女们在家里准备着过节的一切,男人们就到南山去撇槲叶。槲叶拿回家,到端午的前一天。大人会起早将槲叶用水浸泡洗干净,同时把米也用水浸泡,里面再放入红豆、豌豆、菜豆、大枣等。同时往水里放入适量的食用碱,用手摸起来,有种滑滑的感觉即可。等到米泡好后,大人们就开始包槲包。他们把槲叶相错铺开,一般用五枚叶,大而完好的叶子放在最上层,这样米不会因叶子缝隙多而到处疏漏。小孩子们常常爱掺和,总闹着要帮大人包槲包,可是因为包不好常常挨批评。这样,我们只有给大人们拿槲包的份儿。在一扇儿槲包包好后,就由小孩子先拿着,等又一扇儿包好后,就把两扇儿槲包“脸对脸”地用事先拼接好的笋叶丝或者桑树皮丝捆起来。包完后放入大锅里煮上几个小时。往往是槲包还没熟就闻到飘出来的香味,我们总在院子里一边玩,一边盼着槲包早些煮熟。这样忙活一天,晚上就可以吃槲包了。槲包熟后,不能急着捞出,而是继续放在锅里焖上一夜,到端午早上才捞出来,经过一夜的焖和捂,槲包就变得又香又粘,好吃极了。
    端午节的黎明,在露水还没被晨曦蒸发之时,大人们就拿上镰刀去割艾蒿了。据说端午早上带着露水的艾蒿能驱寒除湿,具有很多药用价值。特别是能治疗妇女坐月子遗留下来的多种妇科病。所以,端午节割艾蒿也是男子们对妻子关爱的一种表现。妇女们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捞槲包。那冒着热气的槲包,香飘满屋,一层层地拨开叶片,放上白糖搅匀,那种又香又甜的滋味真是诱人极了。
    孩子们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穿好头一天晚上就放在床头的绣花禡兜。记得我小时候,妈妈每年端午节都要给我绣一个花禡兜,那大红布的上半部用花丝线绣个漂亮的花边,再绣两朵荷花,一朵含苞待放的,一朵已经怒放。那白里透红的花朵娇艳无比,花朵下面有翠绿的荷叶和墨绿的水,水是用深绿色的丝线绣一个漩涡状的轮廓,看起来已经栩栩如生了。下边有一个口袋,口袋的口像一个弯弯的月牙,并用其他颜色的布包上边,下面再绣上两个大蜜桃,那油绿的叶陪衬着红红的桃,逼真生动,看了都想咬一口尝尝呢。
    起床后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大人们在孩子的手脖儿、脚脖儿和脖子上绑上用七彩丝线配好的花花绳。说是带上花花绳可以吓跑毒蛇,避免遭到毒蛇的伤害。然后再在孩子们的耳朵、鼻孔等七窍处抹上雄黄酒,说是可以防止蚰蜒、蜈蚣等虫子钻进去。再带上用花丝线绳串起来的香草布袋儿,这样满身都飘着节日的香味。记得小时候那香草袋儿可香了,妈妈用各色花布做成各式各样的香草袋,有孙悟空拿着金箍棒的、有鼓眼睛红鱼的、还有元宝、有小猪、小狗等各种动物。里面全装入香草,放到鼻子前闻一闻,那种香味立刻使人沉醉。如果有更多的时间,妈妈还会用多余的丝线给我们做一双绣花布鞋呢。
    吃过槲包,孩子们就聚在一起,比比谁的禡兜漂亮、比比谁的花绣得好看、比比谁戴的花花绳颜色搭配得耀眼。再互相检举看谁的耳朵没有抹雄黄酒,谁在抹雄黄酒时因为气味难闻而哭闹等等。
    有的有心的妇女在端午节前要给丈夫绣一个香草荷包,颜色大多是暗色调的,在节日里给丈夫拿出来作为节日礼物,也是给即将在麦收季节中出大力的丈夫一个提前的奖赏。那时,每当晚上完工吃过饭后,总能看到在院子边乘凉的叔叔们拿着旱烟袋吸烟,那个黑乎乎的旱烟袋上大多吊着一个荷包,小孩子们总要好奇地用手玩弄几下才肯罢休。但这些荷包大人们总不让我们多玩,由此使我们对荷包多了几分强烈的好奇心。
    童年的端午节,空气中不仅弥散着槲包的芳香,更多的是飘散着金黄的麦香。那浓烈的雄黄酒,飘着汗水的收获。金黄的杏儿、芳香的香草袋、雅致的荷包、还有那一直戴到六月六才能取下的花花绳,无不凝集着童年美好的记忆。
   今天,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家乡的槲包已经走进商品的行列,满街都可以买到槲包和粽子。在小摊前也可以买到各种形状的香草袋儿。但面对着琳琅满目的端午盛宴,让我最留恋的还是童年时期围着锅台帮妈妈包槲包的过程,那种浓郁的生活氛围,那种幽香一如生活的佳酿,随着岁月的弥久而愈加醇香。
2010、6、20 20:50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